东莞有一个室内设计师团队 成员均是美女!

作者:admin | 关注:2020-06-29 08:02:10 | 关注:

  直到采访结束,摄影记者在阳君虹的电脑中挑照片时,依旧分不太清谁是阳君虹,谁是江东妮,这对相貌、性格、工作经历以及理念思维都相似的搭档,近年来一直被误认为是“双胞胎姐妹”。

  这对姐妹花,一个不甘生活被安排,倔强、叛逆而且拼命,一个独立、自信、不喜欢循规蹈矩,她们对纯设计都有一致的要求,而且感觉特别酷:时间赶的项目不接;合同签订后大改方案的后期不服务;主观个性太强、过分自信的,或没主见朝令夕改的客户不合作。

  “能不能合作,和交朋友一样,要看缘分。”江东妮说,这就像她和阳君虹的友谊一样,当了三年的点头之交,一朝缘分来了,成为别人眼中的“双胞胎姐妹”。

  “你们是双胞胎姐妹吗?”走进博界设计时,记者就好奇地问。但回答的却是一连串盈盈的笑声。几句简单的彼此介绍后,记者才知道,眼前的两位美女,一个叫阳君虹,一个叫江东妮,一个2004年大学毕业,一个2008年大学毕业,来自不同的省份,毕业于不同的学校和专业,但共同点也不少,比如相貌、性格、工作经历以及理念思维。

  阳君虹和江东妮是2010年认识的,在同一家设计公司工作,那个时候,并没有人觉得他们长得相似,更没有被错认。“我们经常被认错和被误认为是双胞胎也是两三年的事情,可能是人以群分,在一起久了吧,形象气质逐渐靠近。”江东妮笑着说。

  江东妮和阳君虹即便以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但两人也交集不多,止于点头之交。两人线年。那时候阳君虹已经单飞一年多了,而江东妮刚离职。“离职之后,我就暂住在她家,那时候才发现我们俩蛮有缘的,性格气质、三观都比较接近,感情也慢慢升温,没多久和几个处于离职状态的女设计师旅游的时候,突发奇想,组成了现在的公司。”江东妮说,从那时候起,两人的工作、生活基本融合在一块,一起被甲方虐,一起做项目,一起逛街,一起看工地,如同亲姐妹一般。

  在工作生活中,两人都有同样的态度,总是把工作当成乐趣,比如她们的口头禅就是“这个可以玩一下。”一旦决定要“玩”,就“玩”得特别疯,“玩”得特别认真,经常为了一个项目,一起熬夜,甚至持续两三个月。

  “尤其是碰到一些新鲜的,有挑战性的项目就更好玩了。”阳君虹笑着说,她们做的是纯设计,接项目也大多只接自己专长的,但同样的项目接多了也会出现瓶颈感,如果偶尔能接一下即属于专长范围内,又充满高要求、高挑战的项目,会特别兴奋。“那种充满挑战,让自己每天处于崩溃边缘的项目,完成后会特别有成就感。”阳君虹补充说。

  这对设计界的姐妹花,虽然很多地方相似,但也各有特点。比如江东妮就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拼命三郎,临产前还坚持在工作岗位上,并且对自己的作品坚持亲自把关,会经常亲临工地查看,一来为了指导工人,二来为了约束施工方,要让最终效果和自己的设计一致,体现自己作品的特点。

  她怀胎8个多月的时候,一次大热天还挺着大肚子到工地上查看,让客户很感动,也让客户很“害怕”。“客户怕她出意外,在一边一直劝她说,不用再来了。”阳君虹笑着说。

  江东妮个性倔强叛逆,不甘命运安排。她从小就对画画颇有天赋,画什么像什么,初一时,临摹的徐悲鸿的马的作业还被老师偷偷拿去比赛,获得全国一等奖。那时候每当别人夸她画得像时,她总是很不屑,“对着画怎么可能画不像,有什么可骄傲的。”

  高考后报考广东工业大学设计系,但老师正好是亲戚跑去找她妈妈,说报考肇庆学院比较保险,她不肯改志愿,但最终在妈妈和老师的合谋下偷偷改了。“其实我的分数是够的,我另一个同学分数比我还低,老师也劝她改,她死活不改,最后就考上了。”江东妮笑着说,她妈妈从小到大总是以爱的名义安排她的人生,让她越来越叛逆,“我不喜欢循规蹈矩,我的人生要自己选择,后悔也不怕。”

  大学虽然学的是设计,但妈妈总觉得女孩子要拿稳过日子,一直坚持让她当教师,还为她能当上教师花了十几万找关系。“为了应付老妈,我大学考了教师资格证,但毕业后还是跟她杠上了,选择设计工作。”江东妮笑着补充说,“大学学的是设计,我喜欢这个,再说,这学费我要赚回来呀,要不然白念了。”

  毕业后江东妮“背叛”了妈妈,先在房地产公司做了两年设计,2010年到某大型室内设计公司工作,并认识了阳君虹。那时候她甚至连平面图都不知道怎么画,方案要怎么写,一天到晚都很慌张,还不敢让人知道自己不会,只能每天偷师。此后,经过历炼,成为合格设计师后,江东妮又跳槽到对设计要求更高的企业,不断磨炼自己,升级自己,最终在短短几年独立出来创业,让职业变成事业。

  阳君虹对设计的悟性很好,对她而言,对美的领悟是相通的,能轻易地触类旁通。她大学读的是环境艺术,对设计只有一个基础,此后从平面、工装到室内,通过不同领域领悟不同东西,然后应用到室内设计里面来。

  阳君虹从2004年湖南长沙理工大学毕业后,向后广州、上海、东莞工作,尤其在上海期间,在某大型工装公司上班,让她对不仅重视建筑的功能,也重视建筑的外在,每个方案都尽量让二者完美融合。“设计行业综合性很强,一个好的设计师需要有很好的积累和沉淀,还有悟性,形成自己的综合素养。”阳君虹说,她每次与客户谈项目,都务必谈透彻,尤其是对一些比较偏执的客户,然后形成平面图和方案,一旦客户同意了,就不会轻易改变。

  “我的思维比较跳跃,每次跟客户交流时,就不断在脑海中出现适合客户的方案,脑海里面的画面感很强,都是些规划图、效果图等等。”阳君虹笑着说,她会不断把脑海中的这些画面与客户沟通印证,并根据客户的意见不断修缮,基本上,每次和客户谈完之后,方案就已经完成了,在回来的路上就把方案整理、完善、丰富起来。

  虽然设计师加班总是难免,但阳君虹能不加班尽量不加班,也不提倡团队加班。“作为设计师,需要多出去走走玩玩,才能汲取营养,激发灵感,闭门造车是没效果的。”阳君虹笑着说,她们姐妹经常在一起逛街、旅游,甚至做些运动,“当然,我每次去逛街买东西目的性很强,需要的东西都是积累一段时间,然后一次性买完。逛街时大部分时间会自觉不自觉去看商场、酒店的设计,碰到一些新材料,还会下意识去摸摸敲敲,在外人看来,有些奇葩。”阳君虹补充说。

  此外,到了晚上,阳君虹会尽量把时间留给自己,到黄旗公园去运动一下,边运动边看风景想方案,甚至和客户一起边运动边工作。“设计师和老板其实都很缺时间和运动,以前在一起吃饭聊工作,不如现在约一起边运动边聊工作。”阳君虹解释说。

  江东妮2012年后又到某工装公司工作,这家公司的客户都非常高端,对设计要求超高,老板对每个项目都会亲自审核,只有过了内部关才能拿出去,以免丢公司面子。“在这家公司的历炼,推翻了我以前的设计理念,就是不能满足于客户满意,还要追求自己的设想和风格,这也是现在我选择做纯设计的原因。”江东妮说,纯设计要求更高的定位和风格,需要与众不同,在创作过程中自己能获得更多的快感和成就感。

  江东妮曾为天安数码城中的某科技公司设计过办公室。虽然是朋友介绍的项目,但该公司见其是个年轻的女设计师,并没有多大信心,连设计费都不愿提。江东妮在了解其公司性质和“简洁大方有科技感”这一大要求后,考察了现场后回去做了两张效果图。该公司领导一看,立马拍板,后期只是跟施工方做了沟通,江东妮连现场都没去,但客户很满意。采访期间,还发来视频,庆祝公司进驻开工。

  “设计并非越花哨越显得水平高,反而越简单越难。”江东妮笑着说,该方案以灰色为主色调,造型上用块状和直线表现科技硬度,又点缀一两个弧形门或窗,在大体对称中表现不对称,造型刚柔相济,视觉效果充满科幻感,但富有审美性,看着舒适。

  对于追求个性化这一点,阳君虹也深表认同。她坦言自己也不是一个喜欢墨守成规的人,并要求自己的作品达到内外兼修。曾经有一个2000平方米不到的企业办公室的项目,客户也并没有太多想法,但要求一定要有设计感。对于这种模棱两可的意见,出方案是很危险的,容易陷入被甲方“虐个千万遍”的坑里,不停地修改方案。为此阳君虹通过调查了解,该企业是做手机某一零部件的,经常有外企来考察,普通的方案难以与其企业文化相衬托。于是在做好办公室各个局部功能规划后,阳君虹“在办公室正中间下了个蛋”,虽然浪费了些空间,但巨大的水晶蛋设计感十足,成为公司的一个装置艺术,成功打动了客户。

  因此,不仅项目会筛选设计师,设计师也会筛选项目,尤其是对纯设计有要求的博界女天团而言:时间赶的项目不接;合同签订后大改方案的后期不服务;主观个性太强,过分自信的,或没主见朝令夕改的客户不合作。

  “能不能合作,和交朋友一样,要看缘分。就像我和懒阳阳(阳君虹)。”江东妮笑着说。

  • 凡注明“东莞时间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
  •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时间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
东莞有一个室内设计师团队 成员均是美女!部分作品